精准三中三 免费公开资料,香港老奇人论坛

您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

贾府过年时为何有一对鲟鳇鱼?是何用意

发布日期:2021-12-23 21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  蒙曼老师说:“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是有诗心的。”其实,除了诗心,中国人自古也有个“年”心。一年的辛苦劳累,只盼着年底欢庆、详和的团圆。老家有种习俗,“大年初二迎财神,家家户户鱼上盆。”“鱼”谐音“余”,谓之,家有余粮,心里不慌。

      《红楼梦》所写时间跨度9年。9年里,元宵节日出现最多,大概三四次样子,过年却只有那么一次。这个年从第五十三回的《宁国府除夕祭宗祠国府元宵开夜》到第五十四回《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》的元宵结束。

      曹雪芹先祖本汉人,后加入满族旗籍,成了爱新觉罗氏的皇家包衣,随清兵入关。所以,贾府的年味或多或少有些满族人的风俗习惯。这本也无可厚非。

      贾府的过年有些地方,也和我们普通百姓差不多。他们开宗祠、着人打扫、收拾供器、请神主、打扫上房,以备悬挂遗真影像……我的家乡,在大年这天,也会把去世的先人牌位请回来祭拜。当然,这个贵族之家多了听酒、看戏等排场,还有用碎金子倾了的几百锞子。荣宁两府真正的奢靡还是:上有“皇恩永锡”的千两银子,下有门下庄头地租。

      大鹿三十只,獐子五十只,瓟子五十只,暹猪二十个,汤猪二十个,龙猪二十个,野猪二十个,家腊猪二十个,野羊二十个,青羊二十个,家汤羊二十个,家风羊二十个,鲟鳇鱼二个,各色杂鱼二百斤,活鸡、鸭、鹅各二百只,风鸡、鸭、鹅二百只,野鸡、兔子各二百对,熊掌二十对,鹿筋二十斤,海参五十斤,鹿舌五十条,牛舌五十条,蛏干二十斤,榛、松、桃、杏穰各二只口袋,大对虾二百斤,银霜炭上等选用一千斤,中等二十斤,柴炭三万斤,御田胭脂米二石,碧糯五十斛,白糯五十斛,粉粳五十斛,杂色梁谷各五十斛,下用常米一千石,各色干菜一车,外卖梁谷,牲口各项折银二千五百两。

      另:外门下孝敬哥儿姐儿顽意:活鹿两对,活白兔四对,黑兔四对,活锦鸡两对,西洋鸭两对。

      其实,这段文字真正目的不在于写出这样一份清单。乌进孝与贾珍对话,传递给我们的是荣府今年的收成也不大好。“爷的这地方还算好呢!我兄弟离我那里只一百多里,谁知竟大差了。他现管着那府里八处庄地,比爷这边多好几倍,今年也只这些东西,不过多二三千两银子,也是有饥荒打呢。”听了乌进孝的话,贾珍道:“正是呢,我这边倒可以,没有什么外项大事,不过一年的费用。我受用些就费些,我受些委屈就省些。再者年例送人请人,我把脸皮厚些。可省些也就完了。比不得那府里,这几年添了许多花钱的事,一定不可免是要花的,却又不添些银子产业。这一二年倒赔了许多……”

      荣宁祖上本有贾演、贾源兄弟俩。贾演生有贾敷与贾敬两儿子,后贾敷早夭;贾源生有贾赦与贾政。按说两府所分财产大致相同,可是上文所写,荣府现比宁府的地多了好几倍,可见,“漫言不肖皆荣出,造衅开端实在宁”。宁府大概早就开始出买土地了。

      自然灾害,不知俭省,生活奢靡,做事嚣张,就算有再多的银子也经不起贾府这帮败家子的挥霍。

      疫情,居家防疫。我一口气把《雍正王朝》这部电视剧看完。第三十集,雍正帝因为国库空虚,又无法筹到年羹尧西北平叛军资,而很多大臣又拖欠官银不还。所以,雍正下令抄了江宁织造府曹、苏州织造李煦两家拖欠官银数百万两。

      我们回头再仔细看看乌进孝所进之物:清单中看到数量最少的是鲟鳇鱼,只有二个。

      鲟鳇鱼主要分布于黑龙江、乌苏里江和松花江下游、嫩江等水域,学名达氏鳇,是白垩纪时期保存下来的古生物,曾与恐龙在地球上共同生活,素有水中“活化石”之称,是鲟鱼和达氏鳇两种鱼类的总称。其中,个体甚大,大的个体长达3.9米,重达500公斤,最大的重达1000公斤。因为数量极少,因而具有“水中熊猫”的美称。

      如此贵重的东西,恐怕连皇上也未必吃到。可是仅贾府就有两个,足见贾府奢侈贪婪。一个清朝王公府第的收到的清单倒有两个鲟鳇鱼,那么,皇帝老子,每年又能收到几个呢?

      元人姚元之《竹叶亭杂心》,对吉林每年皇帝进贡物品列有清单,这些贡物,是依天时不同按季进贡的,我们看其中一个季节的贡物:

      貂鼠、白毛梢黑狐狸、倭刀、黄狐、貉、梅花鹿、角鹿、鹿羔、狍、狍羔、獐、虎、熊、元狐皮、倭刀皮、黄狐皮、猞猁皮、水獭皮、海豹皮、虎皮、豹皮、灰鼠皮、鹿羔皮、雕颧翎、海参、白肚鳟鱼肉钉、烤干细鳞鱼肚囊肉、油炸鲟鳇鱼肉钉、烤干细鳞鱼肚囊肉、草根鱼、螃头鱼、鲤鱼、花解鱼、鱼油、晒干鹿尾、晒干鹿舌、鹿后腿肉、小黄米、炕稗子米、高粮米粉面、玉秫米粉面、小黄米粉面、荞麦糁、小米粉面、稗子米粉面、和的水鳊饽饽、搓条饽饽、豆面剪子股饽饽、打糕肉夹搓条饽饽、炸饺子饽饽、打糕饽饽、撒糕饽饽、豆面饽饽、豆糕饽饽、蜂糕饽饽、叶子饽饽、水鳊子饽饽、鱼儿饽饽、野鸡蛋、葡萄、杜李、羊桃、山核桃仁、榛仁、核桃仁、杏仁、松子、白蜂蜜、蜜脾、蜜尖、生蜂蜜、山韭菜、贯众菜、藜蒿菜、枪头菜、河白菜、黄花菜、红花菜、蕨菜、芹菜、丛生磨菇、鹅掌菜。

      我罗列这么多的资料不为凑字。通过详对两份清单,不难看出皇帝老子吃的也不过是粗米青菜,倒是不及贾府里靡贵奢费。贾府清单上的“御田胭脂米”,应该是皇家食材;而皇家清单上的鲟鳇鱼却“油炸鲟鳇鱼肉钉”。这样的贾府似乎到了自我膨胀,生活毫不节制的地步。可以说,不仅仅是目下无下,目下连皇帝老子也不放在眼里了。要知道,这样的奢靡华费应该早超出规制之内。

      再看宁府腊月二十九日的排场:大门、仪门、大厅、暖阁、内厅、内三门、内仪门并内塞门,直到正堂,一路正门大开,两边阶下,一色朱红大高照灯,点得两条金龙一般……就连宗祠里都是香烛辉煌,锦帐绣幕,列着神主,却看不真切。这果真是祭祖?

      祭祖毕,我们在尤氏房间所见陈设,较其前儿媳有过之无不及:尤氏上房早已袭地铺满红毡,当地放着象鼻三足鳅沿鎏珐琅火盆,正面炕上铺着新猩红毡,设着大红彩绣云龙捧寿的靠背引枕,外另有黑狐皮的袱子搭在上面,大白狐皮坐褥。

      再后来,贾府上上下下一起一起行礼,一台台的唱戏,还有台下“豁啷啷”满台的钱响。

      这回文字是全书写荣宁两府,特别是宁府最奢华,最靡费的一回,也是人数聚集最多的一次,读来好像比元春省亲还要奢靡。

      穷奢终是极悲。任何事物,盛极必衰。小说到了第七十五回《开夜宴异兆发悲音赏中秋新词得佳谶》,贾府果真露出悲音。

      读到这里,我们不得不感叹贾府的奢华靡费。同时,由此想到,或许雪芹先生对贾府的“年”是不忍下笔的。所以,整部《红楼梦》对年仅写了这一次。

      鲟鳇鱼,不是可以捕食的,就是贾府这样的公候人家也一样。因为连皇帝老子才吃得几片“油炸鲟鳇鱼肉钉”呢。从这两个鲟鳇鱼进入贾府的这一年、这一天开始,就已经预示了贾府最终的衰亡。